久久小说网 > 妃子心计 > (恋上叔叔)
  001.

  “啪”清脆的耳光声打破了四周的宁静。wx. []

  黎茹静静的望着眼前一脸凶神恶煞的女生,白皙如凝脂的脸颊已经开始发红。

  周围渐渐骚动起来,但谁都没有上前试图打破这充满火药味的僵局。

  似乎是被黎茹依旧安之若素的神色惹恼,女生伸出染得鲜红的寇甲狠狠指着黎茹“要是再让我看见你纠缠徐若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放完狠话之后,女生转身踩着七寸高跟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等到那抹身影成为了一个黑点,黎茹才缓缓蹲下身子将撒乱一地的东西收拾好放进挎包。

  她看了看腕表,时针缓缓走向七。夕阳的余晖笼罩在都市上空,仿佛披上了一层镀金的色泽。

  大学门口,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在路边,驾驶座上走下一个中年男子,他快步走到后座拉开车门,神色恭敬对黎茹道“小姐,先生已经在等您了。”

  黎茹清淡的“嗯”了一声,俯身上车。漆黑柔软的短发拂过脸颊时,她眼角的余光划过那抹飞奔而来的身影。

  “黎茹…黎茹……”

  徐若铭紧紧盯着坐在后座的纤细身姿。他飞快跑了过去,使劲的击打车窗,不停呼喊着黎茹的名子,试图留住她。

  中年男子从镜中望了望闭眼假寐的黎茹,试探性的开口“小姐是否…”

  黎茹没有抬眼,“开车”她的声音清冷如一汪湖泊。

  “是”中年男子不再多言,发动了车子。

  疾驰的轿车消失在视线尽头,徐若铭停下追赶的脚步,弯下腰深重的呼吸着。口中默念着方才的车牌号。似乎想要牢牢地印在心里。

  车子驶入山腰上的绿色花园中缓缓停下,一座浅白色的三层别墅矗立其中,四周被攀援藤蔓包围着。静谧的仿佛只能听见山间簌簌的河流声和浅浅的呼吸声。

  躬身侧立在门旁的管家看见黎茹走下车子,毕恭毕敬的拉开大门“小姐”

  一位胖胖的妇人接过她手中的挎包,轻声道“先生已经在餐厅了”

  黎茹浅应了一声。转步来到餐厅。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天花板上水晶灯摇曳出的金黄灯光将大理石餐桌上的每一样镀成艳丽而浮华的色泽。

  黎茹的目光一一掠过桌上的精致西餐。最后落向正中央正在看财经报纸的清峻男子。她将脸上清淡的神色化为一抹乖巧的微笑,“莫叔叔”

  莫靖远收回浏览财经报的目光,抬眸望向黎茹。“坐”

  他的眼深邃如暗夜,透着一股遒劲苍墨的气势与力量。

  恭候在一旁的佣人拉开高背椅请黎茹入座。她轻微颔首,然后坐在了离莫靖远一米远的位置,脸上依然是乖巧的笑容。只是多了几丝疏离。

  空气中飘散着深海鳕鱼淡淡海水鲜香味,银质的刀叉不时发出轻微的碰撞声。莫靖远浅嗉一口水晶杯中的淡黄色液体。向黎茹一举“味道不错,你可以试试”

  黎茹举起被子,迟疑着轻抿了一口“…有些辣”她被呛得轻咳了几声,放下杯子。洁白的面颊染上一层嫣粉色。

  莫靖远朗笑几声,随后目光停落在黎茹泛红的面颊上。他眯起眼,静静的望着她,似乎在等一个解释。

  感受到他的目光,黎茹不自然的避开视线。手指摩挲着银质叉巴“回来的时候…不小心碰了一下”

  她是不善于撒谎的,莫靖远睨着她撒谎时下意识的摩挲叉巴的动作。静默了良久,拿起手帕拭了拭嘴角。起身离开时,语气带着习惯性掌控一切的傲然“离他远一点,你还小。”

  你―还―小―

  这三个字如同尖锐的利刀。悄无声息的刺入黎茹的心脏。

  ……

  清晨,那位胖胖的妇人端着托盘轻声走进房间中,将盘中散发袅袅热气的牛奶放在床头,当她准备退出房间时,床上传来闷闷的声音“吴妈,是你告诉他的吗?”

  斑驳的光影从巨大的落地窗中透进来。

  黎茹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柔软的发丝散在光洁的锁骨间。

  吴妈显然没想到黎茹会这么早醒来,笑容恭敬而慈和“小姐,先喝杯牛奶吧,早餐马上就好。”

  “是你还是赵叔?”黎茹转过身,漆黑而明亮的瞳孔静静望着吴妈。只有她在平日中与自己亲近些,再不然便是赵叔,那日他来接自己时,看见了追来的徐若铭。只有这两人,否则,莫靖远不可能知道徐若铭的存在。

  “小姐在说什么?”吴妈的表情不解,黎茹仔细的在她面上试图找出一些掩饰慌乱的蛛丝马迹,然而并没有。

  “没什么”黎茹没再深究,她坐起身端起温热的牛奶送入口中,似是不经意的问道“莫叔叔呢?”

  “昨晚小姐睡下的时候先生已经离开了”吴妈取来纸巾递给黎茹“小姐可是找先生有事?”

  黎茹飞快的垂下眼眸“没有”

  吴妈笑着将干洗好的衣裙放在她身侧“小姐换衣服吧,邱小姐已经在楼下等着您了。”

  邱曼坐在质感厚重的楠木沙发上,她手中习惯性的拿起一本书籍浏览着,高挑的身姿包裹在黑色西服与白色包身裙中,似乎是刚从公司过来。明明是很干练的简洁套装,却总能被她穿出女人独有的柔美与温和。

  这样的柔美会是自己没有的吗?黎茹收回打量的目光,她摸了摸耳畔的短发,或许自己只是缺少了长发而已。

  “邱曼姐,在看什么呢?”

  邱曼合上了书本,微笑看她“《爱者之贻》,要看看吗”

  黎茹瞟了一眼她手中已经泛黄的陈旧书皮,摇头拒绝了。“我一直不懂,像邱曼姐这样崇尚浪漫情怀的人,怎么会看上莫叔叔呢?我总以为能得到邱曼姐芳心的男子,一定是位诗人。”黎茹的口吻带着浅浅的笑意。仿佛只是在开一个无关紧要的小玩笑。

  邱曼笑容恬静,弯月似的秋瞳中溢满了只有深爱才会存在的情意“靖远并不是一个诗人所能比拟的。”而后她收起眼里的缱倦情意,微笑着捏了捏黎茹玲珑的下颌“黎茹。你还太小,哪里知道什么才是爱情”

  你还太小。

  她的话语温和的像是长辈的叮嘱。然而黎茹却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咪,飞快而生硬的偏开头颅,同时拂掉了她的手。

  气氛募得僵住,邱曼嘴边温和的笑容有一瞬的尴尬。

  黎茹忽而又笑了,伸手摸着自己的下颌“昨夜撞到了这里,现在还有些疼呢。”

  “这样啊”听了她的话,邱曼僵住的神色有了一丝如卸负重“怎么这样不小心。你都十九了,若还这样莽莽撞撞,以后自己独立生活了,靖远怎么放心!”

  会是她有意加重了独立生活这几个字吗?黎茹的脑海中蓦然一瞬的空白。为什么会觉得这几个字这样清晰。

  “其实不必派车的,我想和邱曼姐这样随便转转,徒步到市中心。”黎茹这样说着,又回头对跟上来的赵叔道“你不必跟着了。”

  赵叔为难的说“可是小姐,先生那里…”

  看黎茹还要拒绝。邱曼笑道“小丫头,你知道这里离市中心有多远吗?还是让他跟上吧,别让靖远担心了。”

  市中心的购物大厦顶层,邱曼陪着黎茹转完了所有的香水专柜,然后来到l高级定制时装店。

  黎茹轻咬着香草奶昔的吸管。望着落地镜前试穿着黑白短裙套装的邱曼,顶级奢侈品穿出来果然不同凡响,不论是款式、面料、剪裁,都将邱曼恬淡而高贵的气质衬托的淋漓尽致。

  望了望邱曼拎着的购物袋中一件件性感而成熟的套装短裙,再看向自己一身包裹的规规矩矩的过膝连衣裙,黎茹停下脚步,指着gi橱窗里展示的一件玫红短裙,向邱曼道“邱曼姐,你说如果我换个风格会不会看起来更好一些?”

  邱曼看了看橱窗里的短裙,笑道“款式看起来倒是不错,只是你太小,可能会有些不适合。”

  还未等邱曼说完,黎茹已经走进了店中。店员笑容满面的拿出适合黎茹尺码的短裙,请黎茹进更衣间试穿。

  邱曼渡步在店内,看着其他成品。

  黎茹望着镜子前的自己有些不自在,裙子似乎短了些,领口也开的太大了,总感觉有随时走光的危险。

  她扯了扯裙角,从镜中看着身后微笑的邱曼“邱曼姐,你觉得我这样穿好吗?”

  邱曼上下审视了黎茹一圈,微笑着“黎茹果然长大了,穿起来是很不错,只是不太适合你目前的年龄”她看了看黎茹有些沮丧的神色,又指了指旁边另一件淡粉色的棉质长裙“这个应该很适合你,要不要去试试看?”

  “算了”望着那规规矩矩的淑女长裙,黎茹一下没了兴致。她换下短裙递给店员,拉着邱曼出了时装店。

  楼下星巴克咖啡店中,黎茹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与邱曼坐下,点了两杯卡布奇诺与蓝山。

  窗外下起了小雨,黎茹的目光落在街道上被淡淡的朦胧水气笼罩的人群,不知再想些什么。邱曼轻轻抿着咖啡,微笑着时不时问黎茹一些关于学校的事情。

  “黎茹”

  “嗯?”

  “我记得那所大学里,好像有专门的单人公寓…”

  黎茹蓦得转头,望向低头轻抿咖啡的邱曼,纤密的睫毛在她描绘精致的眼下投了一小片暗影,看不出她眼底的情绪。

  黎茹扯出一丝笑,她眨巴着眼看邱曼“是有的,邱曼姐为什么问这个呢?”

  “黎茹?是黎茹吗?”

  就在邱曼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声不确定的男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