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野稗斋 > 第446章 易筱苏醒(大结局)
  “于是,李克用于中和二年率沙陀兵一万七千人南来,会合诸路勤王援军,攻克了已被黄巢占领的长安,保住了大唐江山。薛平贵随军来到长安,因沙陀军战功辉煌,李克用成了唐室功臣,薛平贵也水涨船高,被朝廷委以重职。功成名就的薛平贵只身步行来到武家坡的寒窑中,终于与分别达十八年之久的妻子王宝钏见面了。那情那景,已是用文字难以描述,总之,夫妻相见,直从正午呜咽流泪到黄昏。”

  说完,白玄一拍桌子说道,“是真爱啊!简直完美,简直动人,有没有?大家鼓掌!”

  王诩立刻鼓掌,算是抬了白玄一手。

  “你停,你捣什么乱?”秦瑶不满地瞪了王诩一样。

  王诩只能够给白玄递上一个无能为力的表情,告诉白玄让他好自为之了。

  小公主指着白玄说道,“说,薛平贵的娶的其他人呢?”

  白玄脸上抽了抽,只能说道,“王宝钏终于走出了寒窑,被接入薛平贵府中。这时薛平贵已有了王宝钏与朱邪春花两位妻子,两个人不分大小,平起平座,相处得甚为和睦、经过了十八年的苦盼,王宝钏终于有了一个美满的家庭。而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载的故事也被人们传为美谈,并搬上了戏曲舞台。”

  白玄说完,立刻就开始解释说道,“古代!请大家注意背景,是发生在古代,不能用现代人的思维跟视野去看待这个问题。那么接下来,白家讲坛将会给大家讲述一下我国古代的婚姻史。”

  说完,白玄根本不给秦瑶和小公主插嘴的机会,就直接嘚啵嘚啵地开始讲了一大串。

  白玄的战术很简单,就是要把两人的脑袋搞糊涂。

  好不容易蒙混过去之后,王诩赶紧接过话茬来说道,“现在,又到了摇摆时间了,请各位坐过来。咱们去十八年后。”

  四个人坐在钟摆面前一起摇摆,晃着晃着就到了十八年后。

  “走,取最后一个东西!”王诩说完,果断地收好了钟摆,招呼上三个人就朝野稗斋外走去。

  果然,四个人来到通往武家坡必经之地的南大门,没一会就等到了骑着白马的薛平贵。

  白玄立刻就现身,拦住了薛平贵的白马。

  薛平贵一见到是白玄,立刻就跳下了白马,拉着白玄就是一阵热络的寒暄。

  说了一阵,薛平贵就把手里的白马交给了白玄,由于心里急着要见到王宝钏,所以就赶紧告辞了白玄,往武家坡去了。

  白玄牵着白马,王诩等人坐着马车就回到了野稗斋。

  是夜,明月高悬,所有的东西都全部准备齐备了。

  王诩从脖子上解下了封印着易筱的项链,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项链的周围围成了一圈。

  “情蝶痴雀长恨钗,一心往西厢。凤尾孔翎天仙纱,白马回中原。”王诩嘴里念着,将澎湃的灵力灌注进了的手掌之中,随后把手掌往桌子上一拍。

  突然!

  只见天色骤变,乌云遮月,巨大的光芒从桌子上喷涌而出。

  围拢在桌子旁边的所有人都本能地闭上了眼睛。

  好一会,围拢在桌子周围的人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一眼便是万年,见也是伊人,不见也亦是伊人。

  挂在轻蔑一切笑容,身材火辣的易筱坐在了竹椅上,一切仿佛就是昨天。

  “掌柜的!”竹节哀嚎一声,惊扰了所有人的呆滞,随后就朝着易筱扑了过去。

  即将扑到易筱的时候,忽然易筱伸出手掌按住了竹节的脸,一脸鄙夷地说道,“我又没死,嚎什么嚎?”

  “筱姐姐,你……你真的……”秦瑶捂着嘴,总算是见到了易筱,心里的情绪忍不住翻涌起来。

  易筱推开了竹节,走到秦瑶面前搂住了她说道,“傻妹子,哭什么?我这不是好端端的么。”

  易筱不说还罢,这一说,秦瑶泪如雨下。

  白玄情绪被感染,忍不住偷偷掉泪,忽然才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王诩还在这里。

  “咳!”于是,白玄咳嗽一声说道,“易筱,这人你可认识?”

  易筱松开了秦瑶,看着坐在了桌子边上的王诩,眉头一皱,似乎在想这什么。

  包括竹节跟小公主在内的所有人心都捏成了一团,而王诩倒是显然很淡然。

  “不认识,白玄这是你朋友?这长脸怎么这么讨厌?”易筱毫不客气地转头对白玄问道。

  王诩顿时就笑了出来,而周围的人也松了一口气。

  “王诩你都不认识,这是被封印久了,脑袋出问题了?”

  忽然长公主的声音冒了出来,随后便是一个妖娆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王诩毫不犹豫地就把解玉真露弄进了酒杯里,他担心长公主跟易筱打起来,要是真动手,白玄跟小公主就尴尬了。

  王诩端着酒杯走到长公主跟前说道,“原来是长公主驾到,有失远迎啊。”

  长公主媚媚地一笑说道,“真是难得,你王诩也会主动欢迎我啊。”

  “哎!”王诩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想了想,与其一只逃避,还不如直接面对。所以,喝了这杯酒,白玄跟子慕的大喜之日,也是我王某人的大喜之日。”

  王诩这句话说得很有深意,只言自己的大喜之日,可并没又说新娘是谁。

  长公主一见王诩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顿时就已经心花怒放了,自己妹妹都顾不上去想了,哪里还有脑力去考虑话里的意思。

  于是,直接接过了王诩的酒杯就喝了下去。

  众人一看长公主满饮了酒杯里的酒,一颗心顿时就松了,这最头痛的问题总算是解决了。

  长公主放下酒杯,看着王诩,忽然皱着眉头说道,“这张脸可真是讨厌!”

  “说得好啊!”白玄乐坏了,没想到有一天王诩也会受到众人这种对待。

  没想到白玄这张口,却吸引了长公主,长公主一瞧白玄这肤白俊朗的样子,娇媚地走到白玄身边说道,“没想到经过历练之后,很是有一股男人的香味嘛。”

  这下,不仅是白玄慌了,小公主跟秦瑶也慌了,立刻就上去劝说去了。

  易筱一看这场面,冷哼一声说道,“乌烟瘴气,竹节我们走!”

  说完,易筱起身面无表情地看了王诩一眼,带着竹节就离开了。

  易筱走到野稗斋门口,刚打开门的时候,就瞧见一个儒雅的男人站在门口。

  两人一对视,忽然彼此心里都是一跳。

  却见易筱皱眉道,“须佐,你来干什么?”

  来人正式扶桑的须佐,他笑了笑说道,“我接到王……白玄的电话,来看看你。”

  “看我来野稗斋?去万象间吧,我有好茶,这里正乱成一团呢。”易筱说完,潇洒地就下了阶梯,朝着隔壁的万象间走去。

  “求之不得!”须佐一笑,立刻就跟上了易筱。

  三个月之后,在装点一新的龙宫大殿上,西装笔挺的王诩挽着穿着圣洁婚纱的秦瑶,而他们前面则是同样西装笔挺的白玄,挽着……两个穿着圣洁婚纱的龙宫公主。

  王诩一脸幸福,白玄一脸悲催。

  在龟丞相的宣读婚约的朗声中,秦瑶幸福又温柔地看着王诩,小公主同样幸福又温柔地看着白玄,而长公主亦是性福又温柔。

  白玄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

  须佐看了一眼身旁的易筱,悄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易筱嘴角露出一个笑容,并未抗拒。

  织娘看着草叔低声道,“我可是等了很久了。”

  草叔哈哈一乐,也牵住了织娘的手。

  站在最后的花师伸手戳了戳竹节的肩膀问道,“那个是什么?”

  竹节笑眯眯地说道,“以后我会什么都告诉你。”

  泰然雅致藏历朝野趣,顺心如意汇千年稗史……万象和气中,野稗斋又迎来了新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