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点笑江山 > 第十五节 屈服
  ~日期:~10月19日~

  ,

  唐蕊仿佛已经失神,只是木然的站在床沿边上,默默无言。但是她地神情依然是非常冷艳,是不可侵犯的,无论她的心情如何,她的的相貌都不会有太大地变化。

  带着淫欲的情绪,赵谨凝视着唐蕊。唐蕊今天心情颓废至极,所穿乃是家常便装,淡绿色的轻衫紧紧地包裹住了玲珑有致的娇躯,衬托出了身段的美好曲线。粉红色的碎花短裙松散的覆在膝头,淡绿色地衬衫把她装扮。得格外美丽。薄薄的上衣包裹着她呼之欲出的**,一脸冷艳,傲如冰霜。

  赵谨的呼吸有些急促,虽然凝视着她的脸,但眼角地余光却注视着她饱满的胸部。唐蕊的双腿紧紧地并拢在一起。淡淡的烛光铺在她的身上,仿佛将她整个人都沐浴在圣洁的光芒里。那清丽的容颜和脱俗的气质,使她看上去像个女神般神圣、高不可攀!

  “赵谨。你已经得到了我的师妹,你还不满足吗?”唐蕊忽然又恢复了冷艳的神色,声音不高但是显得相当的严利。即使在此时此刻,她依然不肯低下高傲的脑袋,向命中注定的男人敞开自己的身躯。

  赵谨没有说话,只是缓缓地解开自己的上衣,唐蕊的眼睛里冰冷的好像要将空气都凝结一般,不带丝毫感情的说道:“赵谨,你就是一个禽兽!你在我的身边淫辱其他的女人,淫辱我的姐妹。你想要我当一名看客是吗?我鄙视你这样男人!你除了对女人的占有,你还做过什么?你和动物有什么区别?”

  赵谨同样冷冷的说道:“起码,我拯救自己的臣民。”

  唐蕊的深黑色眼睛慢慢的收缩,但是还是带着一丝倔强的神态。她冷冷的看着赵谨的动作,就好像她乃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一般。过了片刻之后,她才仿佛下定了决心,同样缓缓地站了起来,轻轻地一件一件的脱下衣裳。

  唐蕊咬牙切齿的说道:“好,你不就是要得到我的身体吗?我给你!你这个禽兽!你就算得到了我的人,也永远得不到我的心!只要有机会,我一样会杀了你的!”

  赵谨轻描淡写的说道:“是吗?你愿意用整个玉蝶门来陪葬吗?愿意用你的家族的四十六个男丁来陪葬吗?包括你的父亲母亲和你的兄弟姐妹……”

  唐蕊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赵谨,你不是人!你敢这样……你居然敢这样对待我……”

  听着赵谨冷酷的声音,唐蕊情不自禁的蜷缩起来,她的眼睛终于开始带着一丝丝地惊恐看着眼前这个外表沉静可是内心却越来越狠辣的青年人,他平静地外表下面简直蕴藏着一颗魔鬼的心。

  “你放过我……我……”唐蕊几乎感觉不到自己在说什么,她只是开始感觉到浓烈的恐惧。

  可是赵谨的眼神里却闪动着火红色地光芒,冷冷的说道:“当日你们玉蝶门想方设法的致我于死地,而今却叫我放过你,那有这么便宜的事。”

  唐蕊木然,在赵谨的淫欲的眼神的示意下。唐蕊低着头,慢慢宽衣解带。随着衣服一件一件的脱开,唐蕊好像失去灵魂一般,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当唐蕊只剩下内衣内裤地时候。

  只见那雪白的双肩光润滚圆,像是手工精美的雕塑品般晶莹丰腴,具有一种说不出的古典美。质料轻薄的深黑色镂空内衣如一层淡淡的烟雾,虽然裹住了傲人的身躯,把她傲人地胸脯保护得很完整,但还是若隐若现的透出了凹凸错落的坡峦山谷。但最令人心动却是她脸上的神情。尽管她竭力控制着自己的**,但是如此半**的出现在男人的面前,她还是有了自然的反应,那逐渐绯红的俏脸上,正带着几分羞涩,几分挑逗,又混杂着几分惊慌,还有几分屈辱的愤怒,使人从心底里升起一股强烈的占有欲。

  赵谨的呼吸逐渐的沉重起来,眼中露出了淫光,只见唐蕊迷人的眼睛,精致的脸庞,绝没半分可挑剔的瑕疵,身段苗条美好,娇躯散发着淡淡的处子幽香,清秀无伦,诱人之极,乌黑色的秀发衬托得她嫩滑的肌肤更加雪白,尤其是高傲冷艳的气质使她的美态提升,这还是她第一次和他这么接近,尽管之前有刻意的保持十公分的亲密接触。

  唐蕊不甘心自己的被侮辱的命运,她努力的抬起身子看着赵谨燃烧着熊熊欲火的眼睛,更是红霞烧到雪白脖子,情不自禁的败下阵来。她的深黑色蕾丝花边镂空内衣与其说遮羞,倒不如说撩人淫欲,丝质内衣虽然遮掩住那丰满挺拔的rufang,没有让优美隆起的白色乳峰暴露在外,但两个乳峰上的突起物,也可以隔着内衣清楚的看出形状。唐蕊的身材极高,高耸的rufang挺立在赵谨的鼻子底下不到五公分的距离,赵谨毫不客气地大饱眼福。

  唐蕊垂肩的潇洒乌黑色秀发,衬得一双蕴含清澈智慧的明眸更加难以抗拒,皓齿如两行洁白碎玉引人心动,那是一种真淳朴素的天然,宛如清水中的芙蓉,令人诧异天生丽质可以到这种境界。裸露的玉臂,细致白皙似雪的玉手,纤细小巧不堪一握的柳腰,深黑色内衣包着饱满的双峰,两点嫣红可以淡淡透出,偶尔从内衣边缘露出无限春光,丰挺雪嫩的rufang若隐若现。

  赵谨忍不住吻向她那红嫩鲜艳的樱唇,唐蕊慌忙躲闪开去,但却被他就势吻在优美白嫩的细滑玉颈上。平时高不可攀,美若天仙的武林女侠这时也只有这样本能地抗拒着。却没有能够做的更多。不是她不想,而是她不敢,她不知道真的惹怒了对方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也许玉蝶门将会血流如注,无数人头落地,甚至自己的家族的历史也从此终结。赵谨吻着唐蕊美丽清纯的绝色丽人那幽雅地体香。不顾她的抗议,双手开始在她玲珑浮凸的美妙**上抚摸起来。在他淫邪的抚摸揉搓下,唐蕊羞得一阵阵脸红,反抗的意识也越来越薄弱。

  在潜意识里,她似乎在隐隐的觉得,这就是刺杀事件的代价。

  这时,赵谨的双手缓慢而坚定地伸进了唐蕊的内衣内,细细的感受着手下那一寸寸娇嫩细滑玉肌雪肤,触手如丝绸般滑腻娇软,他稳稳地握住俏唐蕊那一对娇挺怒耸地娇软椒乳。抚弄着,揉搓着,津津有味的品尝着那种成熟女人的丰满和jianting。唐蕊本能的要去抵抗赵谨的入侵,但是却被他粗鲁地拿开,唐蕊根本无法抵御强悍的赵谨。只能缓缓放开保护胸前的双手,任由男人的**的眼光和粗暴地双手去欣赏着女性的特有财富。

  带着冷酷的笑容,赵谨将近乎麻木地苏菲采薇推倒在床沿上,他俯下身去,猥亵地轻咬住唐蕊的柔嫩的耳垂。左手伸入唐蕊的上衣内yongli捏握丰挺的乳峰,小腹牢牢压住俏唐蕊的腰臀,然后。右手向唐蕊草地的尽头开始一寸寸地探索。

  “赵谨……不要……”唐蕊本能的呻吟着发出微弱的哀求,无力地夹紧了自己的双腿,想要阻止男人的入侵,可是,即使是这轻微的动作,她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赵谨喘息着,将唐蕊身上最后的防御物褪掉,慢慢的分开俏唐蕊微微并拢的双腿。双腿被大大撑开的唐蕊,贞洁的圣地早已全无防卫。毫无掩饰的暴露在女人的面前。在那瞬间,唐蕊只想咬舌自尽,可是却发觉自己已经没有了自尽的勇气,即使自己这个时候就死了,也难免被玷污的命运。赵谨并不着急攻占唐蕊最圣洁的谜谷,而是慢慢地wannong已无路可逃的猎物,恣情地享受著眼前这冰清玉洁的女侠,他要将她当作最卑贱的女人一样的来折磨来占有。当贞洁的圣地被一寸一寸地侵入,唐蕊那羞愤欲绝的挣扎,更能满足赵谨的高涨的淫欲。

  唐蕊曲线优美的背僵直成一条绝望的弓,还没向任何人开放过的纯洁禁地,正开始被赵谨那卑污的手指无耻而色情地亵玩著,无耻地猥亵、蹂躏着。唐蕊拼命想扭动腰身也无法逃离,羞耻的秘处完全被猥亵的手占据,唐蕊几乎已经无法保持端庄的容颜,唯有晶莹的泪水,不断的涌过的脸颊。如果知道此时此刻要遭受的被凌辱的命运,她会不会重新考虑暗杀计划?

  果然,唐蕊很快就把持不住了。她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虽然她竭力的不可表现出屈服的姿态,但是女性的本能还是让她抗拒不住身体深处的渴求,她双手紧紧的握住赵谨的手臂,同时扭动着身体,努力想让赵谨停止下来。赵谨岂会放过嘴边的羔羊,双手一推,将唐蕊推倒在宽大的床上。唐蕊来不及翻身,已经被赵谨从后面压在了身下。唐蕊知道马上将要发生的事情,一想到男人的丑陋东西就要直挺挺的cha入到自己的身体里,她就浑身颤抖起来。

  唐蕊开始竭力的挣扎,以逃避女人最屈辱的遭遇。可是此时全身乏力的她的力量和赵谨相比差得实在太远了,赵谨只用一只手就把她的双臂都扭在身后,下身将她光洁的双腿固定成前后分开的姿势,带着一丝残酷的冷笑,赵谨熟练而坚定地进入唐蕊的身体深处。在对方的绝望和痛苦的呻吟中,他感觉到了女人的薄薄而坚韧的障碍,那是她守候了一生的贞洁,他的心情猛然激动起来,毫不犹豫地冲破了它的阻挡,勇往直前。

  “啊!……”剧烈的疼痛从下身传来,那种像要把身体活活扯开的撕裂感令唐蕊不由得发出了无法控制的凄惨呼叫,她的身子也情不自禁的趴在床上,弯曲的好象是一艘想要向前滑动的小船。赵谨重温到那种被挤压、被吸住的紧迫感,**在瞬间提升到了极点,但是他感觉还不够畅快,所以他微微退出了一点,然后再yongli的进入,直到尽头。

  “哎……”更加剧烈的疼痛让唐蕊发出了绝望的叹息声,下身处火辣辣的疼痛笼罩了全身,但是她内心里的痛楚却要比身体上的裂痛还要更加剧烈,她终于没有能够守住自己的贞洁,让她落到了恶魔的手里,无论她怎么挣扎,怎么筹谋,怎么计划,费尽心思,绞尽脑汁,她还是没有能够逃避今天的命运,那种深度的绝望深深的打击着她曾经高傲的心灵。在这一刻,她终于明白,自己和任何一个女人都没有区别,一样要接受上天的安排。

  赵谨却完全不知道唐蕊内心正在痛苦地滴血,他已经被单纯的肉欲和征服的kuaigan所包围,听到身下女人的时断时续的哀鸣,他只觉得无比的悦耳动听。他甚至有一种想要呼喊出来的kuaigan,装什么高贵,装什么冷傲,装什么纯情,最后还不是一样要匍匐在男人的身下,接受男人的冲击,发出欲生欲死的呻吟来刺激男人的**?

  这种紧密的接触对赵谨来说是无与伦比的快乐和**,他可以细致的体会两人**相交时产生的那种酥麻入心的感觉,还能体会到强迫凌辱这美丽的女侠那种独占熬头的荣耀,更重要的是,赵谨喜欢这种使人从反抗到被迫接受到顺从的过程。然而这种紧密的接触对唐蕊来说却是莫大的痛苦。**之际,本是人间第一欢娱之事。可是,**于一个自己极度厌恶甚至想杀死的恶魔,对任何女性都是一种酷刑。她宁愿自己会昏厥过去,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接受这一切,可是她偏偏还清醒,她不得不忍受着对方不停的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侵犯、凌辱而无法反抗,这种生理上的痛楚加上心理上的羞愤将唐蕊完全击垮了。

  事实已经不可改变,唐蕊只希望这场噩梦快点结束,可是,男人的冲击却是一浪接着一浪,似乎永无尽头,她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好像正在流失,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也不知道多久,唐蕊终于感觉到了那个占有了自己的男人的期待已久的舒畅的喘息声,她感觉到有什么在冲击着自己的身体深处,那是对方留下的无法清除的痕迹,从今以后,自己都再也无法将这个男人从自己的脑海里清除,无论是恨还是爱,他都要和自己纠缠终生,自己,也许将永远成为他的其中一个女人。

  一念及此,万念俱灰,唐蕊长长的吁叹了一声,剧烈起伏的胸脯逐渐平静下来,她甚至不再想掩饰自己的虚弱和无助,她努力的使用平静的语气淡淡地说道:“赵谨,我已经满足了你的淫欲,你也得到了我的身体,就请你放过玉蝶门和我的家人吧。”

  赵谨翻身将她压住,用不可抗拒的语气缓慢而低沉的说道:“不,你至少需要帮我生一个儿子……”

  唐蕊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闭上了眼睛,她知道噩梦还远远没有结束,而玉蝶门的命运,也许就在今晚就会决定,想到这里,她情不自禁的伸出双手,将那个男人紧紧地抱在怀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