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萌妃上天:陛下乖乖宠 > 第918章 大结局(这一章一万字,相当于五章)
“好吧,慕辰想要小妹妹,母后会尽量满足你的。”百里若晞温柔地笑道。

 不过她也不敢保证一定会生一个女儿,现在只不过是为了哄慕辰罢了。

 “真的吗?太好了,慕辰很快就要有妹妹了!”南弦慕辰高兴地拍起了手掌。

 南弦未央进来的时候就听到南弦慕辰的这句话,南弦未央激动地来到百里若晞的面前。

 “小晞儿,你有身孕了吗?!”南弦未央的脸笑得和一朵花儿似的。

 “瞎说什么呢?我没有身孕。”百里若晞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那刚才慕辰说他很快就要有一个妹妹了?”南弦未央疑惑地说道。

 “刚才慕辰说想要一个妹妹,然后我说会尽量满足他这个愿望的。”百里若晞解释道。

 “是啊父皇,刚才母后说了,会尽量给慕辰生个妹妹的。”南弦慕辰稚嫩地对南弦未央说道。

 南弦未央听了百里若晞和南弦慕辰的话,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百里若晞觉察到了南弦未央的失望,于是安慰道:

 “着什么急?我们两个还年轻,还怕没孩子吗?”

 南弦未央勾了勾唇角,“也是,我们还年轻,生个十个八个的不是问题!”

 “谁要和你生十个八个了,你把我当生孩子的工具了吗?”百里若晞质问道。

 “不敢,你是我的大宝贝,不是生孩子的工具。”南弦未央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满是宠溺地说道。

 “那父皇,儿臣呢,儿臣是什么?”南弦慕辰激动地跑到南弦未央脚下,拽着南弦未央的衣袍问道。

 “你啊,是父皇的小宝贝。”南弦未央一把抱起了南弦慕辰,亲昵地说道。

 南弦慕辰被南弦未央逗得“咯咯”笑,一家人其乐融融的。

 百里若晞刚想有过去一起抱着慕辰,但是,她刚走一步,两眼一黑,就这么昏了过去,倒在了地上。

 南弦未央见罢,立刻放下南弦慕辰,抱着百里若晞,南弦慕辰看到自家母后晕倒了,也立刻上前。

 “小晞儿,小晞儿!”

 “母后,母后你怎么了?”

 在门外一直守着的青萝还有添香,听到了里面的叫喊,立刻进来了。

 “天哪!”添香捂着嘴不敢相信道。

 “快,快去找太医!”青萝冷静地对添香说道。

 “是,我这就去。”添香不敢有任何耽搁,拎着裙子立刻冲了出去。

 南弦未央赶紧把百里若晞抱到床上去,摸了摸她的脑袋,温度正常,不是发烧。

 好端端怎么就晕倒了?

 “父皇,母后怎么了?”南弦慕辰可怜兮兮地问道,一张小脸都皱到了一块去了。

 “放心吧,母后不会有事的。”南弦未央虽然自己都非常担心,但是他不能在慕辰面前表现出来,只能强忍着。

 南弦慕辰听到自己父皇说了这句话之后,瞬间就安心了不少。

 “母后是不是太困了,所以才睡着的?儿臣有时候也会这样的呢。”南弦慕辰天真地说道。

 “嗯,你母后昨晚没睡好。”南弦未央顺着南弦慕辰的话说道,想让他安心。

 很快,太医就来了。

 “快,给皇后看看!”南弦未央冷冷地说道。

 太医连忙走到床前给百里若晞把脉。

 太医把完脉之后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脸上扬起了笑容。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皇后娘娘这是怀孕了,已经两个多月了!”太医开心地说道。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南弦未央十分惊喜地说道,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回皇上,您没听错,皇后娘娘这是怀孕了。”太医再次重复道。

 “好,太好了,赏!重重地赏!”南弦未央十分激动地说道,他现在实在是太开心了,他盼这个孩子已经盼了三年了,今天终于来了!

 不过--

 “那皇后娘娘怎么会突然晕倒?”南弦未央问道。

 “咳咳,皇上,可能最近,您和皇后娘娘……额……频繁了一些,所以皇后娘娘会突然晕倒,微臣建议前三个月不要……那个。”

 太医有些尴尬地说道。

 南弦未央脸上也是一囧,好吧,他这不是不知道小晞儿怀孕了吗,要是知道他肯定不会对小晞儿做那种事情了。

 “咳咳,朕知道了,你下去领赏吧。”南弦未央咳嗽了几声,然后说道。

 “微臣告退。”太医说完便利索地退了下去。

 “父皇,母后到底怎么了?”南弦慕辰问道。

 “慕辰,还有八个月你就要有妹妹了,你母后肚子里有一个妹妹!”南弦未央激动地抱着南弦慕辰亲了又亲,十分欣喜若狂。

 “真的吗?慕辰真的要有妹妹了吗?”南弦慕辰眼睛里面冒着星星。

 “真的,所以,你以后要乖一点,不准惹你母后生气知不知道?”南弦未央顺势教导道。

 “嗯嗯,父皇,儿臣保证,一定会好好听母后的话,保护好母后和妹妹。”南弦慕辰无比认真地对南弦未央承诺道。

 “嗯,这样才是我们南弦家的好孩子。”南弦未央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时候,百里若晞慢慢苏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我这是怎么了?”百里若晞问道。

 南弦未央听到百里若晞的声音,赶紧抱着慕辰一起来到百里若晞的身边。

 “小晞儿,你醒了。”南弦未央一脸温柔地看着百里若晞。

 “我怎么会晕倒?”百里若晞问道,她只记得刚才自己两眼一黑就晕了过去了。

 “小晞儿,你怀孕了,我们有小公主了!”南弦未央激动地说道。

 “是啊母后,慕辰要有小妹妹了!”南弦慕辰也附和道。

 百里若晞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些不敢相信。

 “真的吗,我怀孕了?”百里若晞惊喜地问道。

 “没错,你怀孕了!”南弦未央十分笃定地说道。

 百里若晞笑了,开心地笑了,她肚子里又有一个小生命了,实在是太意外了!

 “南弦未央,我们终于有第二个孩子了。”百里若晞说着,流下了幸福的眼泪。

 “好了,别哭了,孕妇不能随便哭鼻子,否则肚子里的孩子以后也是一个爱哭鬼。”南弦未央轻声哄道,搂住了百里若晞的肩膀说道。

 “好,我不哭。”百里若晞止住了眼泪,笑着说道。

 一时间,整个皇宫都知道了他们皇后又怀孕的消息了,所有人都更加小心地伺候着,生怕磕着碰着皇后娘娘肚子里的小公主。

 其实,他们根本不知道皇后娘娘肚子里是皇子还是公主,连皇上都不知道,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皇上想要一个公主都想疯了,所以大家为了迎合皇上,都统一说小公主。

 等到三个月,皇后娘娘的脉象稳定之后太医才能诊治出来到底是皇子还是公主。

 ----分割线----

 时间一天天过去,百里若晞的肚子越来越大,离产期只剩下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了,南弦未央几乎是形影不离,上早朝也把百里若晞给带走,因为不放心。

 “母后,妹妹就在你的肚子里吗?”南弦慕辰小心翼翼地抚摸着百里若晞的肚子道。

 “是啊,慕辰小的时候也在母后的肚子里呢。”百里若晞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皮说道。

 “真的吗?那慕辰怎么出来的?妹妹是不是也要和慕辰一样从肚子里钻出来呢?”南弦慕辰天真地问道。

 现在的南弦慕辰已经四岁了,个子长得很快,已经有百里若晞腰间那么高了。

 “嗯,妹妹还有一个月就要从母后的肚子里出来了,慕辰,期不期待啊?”百里若晞笑呵呵地问道。

 “嗯嗯,妹妹早点出来,这样就可以陪我一起玩,一起上学了。”南弦慕辰手舞足蹈地说道。

 “恐怕还没有那么早,妹妹出来还要等很久才能陪你玩,陪你上学。”南弦未央很不适宜地给南弦慕辰泼了一盆凉水道。

 “母后,父皇说的是真的吗?”南弦慕辰似乎不相信南弦未央说的话,于是问百里若晞道。

 百里若晞笑着点了点头,南弦未央说得没错,婴儿刚生下来,还不能陪慕辰玩,不能陪慕辰一起上学。

 南弦慕辰听完了他父皇母后的连番打击,顿时小脸都皱到了一块儿。

 而南弦未央则是在一旁悠哉悠哉地看书写字。

 “父皇,你好讨厌。”南弦慕辰愤愤地看了南弦未央一眼说道。

 “讨厌就讨厌,反正父皇马上就要有女儿了,你这个儿子不要也罢。”南弦未央故意吓南弦慕辰道。

 “呜哇……”南弦慕辰一听到南弦未央说不要他了,立刻伤心地哭了出来,这速度啊,无人能及。

 “母后,父皇他不要我了……”南弦慕辰找百里若晞哭诉道。

 “乖,不哭,你父皇是在逗你呢。”百里若晞赶紧安慰南弦慕辰道。

 南弦慕辰止住了哭声,再一次看向了南弦未央。

 “我可没有开玩笑,有了女儿,我真的可以不要儿子。”南弦未央邪魅一笑,满不在乎的语气。

 于是,南弦慕辰就哭得更加伤心了。

 “南弦未央,你看看你没事逗他玩干什么?你不知道慕辰一根筋啊?”百里若晞责怪地看着南弦未央道。

 “我可没有逗他玩,我说的都是实话,我期待我们的女儿已经很久了,这个臭小子,天天就知道和我抢你,我不爽他很久了。”南弦未央一本正经地说道。

 所以,南弦未央如此耿直的结果就是,南弦慕辰哭得天昏地暗,而百里若晞也因此动了胎气,肚子里的孩子恐怕要早产了。

 “南弦未央……快,叫产婆还有……太子,我要生了……”有了怀慕辰的经验,百里若晞可以判定这是自己要生了的征兆。

 “来人啊--”南弦未央立刻慌乱了起来,叫来了产婆和太医。

 “快点,皇后娘娘要生了!”南弦未央激动且担心地说道。

 “皇上,您还是出去吧,这里有奴婢和太医就可以了。”产婆对南弦未央说道,自古产房就是不利之地,男人都不能跨入的。

 “废什么话,朕是不会离开半步的,快点给皇后娘娘接生!”南弦未央吼道,不过,南弦慕辰被南弦未央给推了出去。

 四年前小晞儿生产的时候,就是因为他不在身边,所以才给了苏柔可趁之机,这一次他说什么都会一直陪着她的!

 产婆还有太医,看南弦未央如此坚持,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只是忍不住感慨皇后娘娘还真的是好命,皇上竟然愿意为她做到如此地步,换成一般的男人都是避之不及的,更何况是一国之君呢?

 此时,百里若晞已经在床上痛得死去活来了,冷汗一直往下流。

 南弦未央紧紧握住百里若晞的手,给予她力量。

 “小晞儿,不要害怕,我一直都会陪着你的,上次那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了。”南弦未央十分坚定地说道。

 “南弦未央,放心……我会平安把我们的女儿生……出来的。”百里若晞艰难地说道。

 “皇后娘娘,别再说话了,留着力气,这才刚刚开始呢。”产婆提醒道,开始帮百里若晞做顺产工作。

 接下来,百里若晞便没有再说话了,因为她肚子已经开始了绞痛,根本就疼得说不出话来了。

 此时的南弦未央不知道有多么心疼百里若晞,他发誓,这是最后一个,以后绝对不让小晞儿再怀孕了!

 “到底还有多久?都已经一个时辰了!”南弦未央忍不住咆哮道。

 他心里实在是着急啊!

 “皇上别着急,快了,快了,小公主的头已经出来了,很快了!”产婆连忙说道。

 不着急?他怎么能不着急?他的小晞儿已经疼了那么久了,平常她磕着碰着都要哭鼻子,生孩子这么痛,她是怎么忍受住疼痛的?

 但是,南弦未央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减轻百里若晞的痛苦,只能在一旁陪着她。

 又过了一个时辰,百里若晞终于顺利产下小公主。

 奶娘把小公主抱了过去,南弦未央此时已经没有心思去看他心心念念了那么久的小公主了,他只一心在他最爱的女人身上!

 “辛苦了。”南弦未央一点也不嫌弃百里若晞身上的血腥味,怜爱地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孩子呢?抱过来给我看看。”百里若晞有气无力地说道。

 南弦未央经过百里若晞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自己的宝贝女儿。

 “快,把公主抱过来!”南弦未央激动地说道。

 奶娘把小公主抱了过来,南弦未央从奶娘手中接过了小公主,看了一眼,好像和慕辰生下来的时候没什么两样,丑丑的。

 不过,这一点也不影响南弦未央的小公主的宠爱,抱着她亲了又亲。

 百里若晞看到南弦未央一副傻样,忍俊不禁。

 “你别亲了,快把孩子给我看看。”百里若晞再一次开口道。

 南弦未央听罢,才肯把小公主抱给百里若晞看,但也只给百里若晞看了一眼,就不给看了。

 “南弦未央,你怎么这样,这可是我生的……”百里若晞虚弱地和南弦未央争辩道。

 “你身子还很虚弱,等养好身子再给你抱。”南弦未央找了一个十分光明正大的借口。

 百里若晞咬咬唇,好吧,等她养好了身子再说。

 于是,百里若晞便不再理会南弦未央一副痴汉脸,闭上眼睛便睡了过去。

 而南弦未央则是抱着小公主不亦乐乎,父女两个相处得十分愉快。

 等到百里若晞睡了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南弦未央还抱着小公主亲来亲去的,百里若晞心里不禁开始吃醋了。

 “南弦未央,你别亲了,等下宝宝的脸都会被你亲红的。”小婴儿的皮肤都是很脆弱,很敏感的。

 “小晞儿,你醒了。”南弦未央总算还没有失去理智,知道百里若晞才是他的妻子。

 “你给宝宝娶了什么名字啊?”百里若晞突然问道。

 “名字我早就想好了,我们的小公主一定和小晞儿你一样,倾国倾城,所以,就叫倾城如何?”南弦未央喜滋滋地说道。

 百里若晞听了这名字,心想这自恋的也是没谁了,不过还是蛮好听的。

 “嗯,那就叫倾城吧。”百里若晞点头道,算是同意了,就算百里若晞不同意也没用,因为南弦未央早就让人把这个名字写进宗谱里了,要改也来不及了。

 “小名就叫宝贝吧,她是我们的小宝贝。”南弦未央继续说道。

 百里若晞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从这两个名字就可以看出南弦未央对这个小公主有多么宠爱了,过分得都让百里若晞嫉妒了!

 “我看是你的小宝贝吧。”百里若晞酸溜溜地说道。

 “小晞儿,你可是吃醋了?”南弦未央一脸调笑地看着百里若晞道。

 “明知故问。”百里若晞嘀咕道,突然有点明白南弦未央吃慕辰醋的感觉了,因为此时此刻的她也在吃刚生下来的南弦倾城的醋。

 南弦未央见自己女人不开心了,只能忍痛让奶娘把宝贝女儿给抱下去喂奶睡觉了,然后又去哄他的宝贝妻子。

 “小晞儿,我最爱的永远是你。”南弦未央趴在百里若晞的耳边说道,十分地庄严神圣。

 “哼,你最好记住你自己说的话。”百里若晞闷闷地说道,她已经可以预见将来她会失宠,而且得宠的对象就是那个小不点儿。

 “别吃醋了,当初你还不是那么宠着慕辰的吗?难道你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了?”南弦未央忍不住调侃道。

 “我不管,你这辈子只能宠我一个,至于慕辰还有倾城,我来宠就可以了。”百里若晞特别霸道地说道。

 南弦未央无奈地笑了笑,“大宝贝,我觉得我并不能答应你这个要求。”

 “什么嘛,我就知道你说什么这辈子只爱我一个都是骗人的。”百里若晞十分委屈地说道。

 “慕辰和倾城都是我的小宝贝,而你是我的大宝贝,都是宝贝,哪一个我都舍不得不宠。”不得不说,南弦未央这句话说得十分有技术含量,把百里若晞哄得一愣一愣的。

 “你就知道用甜言蜜语来哄我。”百里若晞娇嗔道。

 “我这些话可都是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你可不能冤枉我。”南弦未央也不在乎百里若晞身上有多脏,就这么直接抱着她。

 “哎呀,别抱我,我身上味道很难闻。”百里若晞推了推南弦未央道,她身上的味道连她自己都有点受不了,她不想让南弦未央靠太近。

 “想什么呢,我的小晞儿永远都是香香的,一点也不难闻。”南弦未央说道。

 “真的吗?”百里若晞有些怀疑地看着南弦未央问道。

 “不信?好啊,那么不如我们现在就来做一些有趣的事情怎么样?”南弦未央坏坏地挑了挑眉说道。

 百里若晞秒懂,直接对着他的俊脸就是一巴掌。

 “禽-兽啊你,我现在还在坐月子呢!”百里若晞鄙夷地看着南弦未央说道。

 “小晞儿,我和你开玩笑呢。”南弦未央特别无辜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还好下手不是很重,不然他就毁容了。

 百里若晞当然知道南弦未央不会真的那么禽-兽-,只不过就是想找个借口揍他而已。

 “哼,我现在要休息了,你给我出去。”百里若晞十分不客气地下逐客令道。

 “小晞儿,别生气嘛,我错了还不行吗?”南弦未央低声下气地求原谅道。

 “没商量,你去抱你的小宝贝睡去吧,反正你已经有了女儿了,也不用再把我当女儿养了。”百里若晞醋意十足地说道,然后就躺下,穿过身去,不再看南弦未央。

 南弦未央灰溜溜地摸了摸鼻子,心想:原来还是在吃女儿的醋啊,算了,反正她还在坐月子,那么他就去偏殿睡好了。

 良久,百里若晞都没有听到身后有动静,转过身去,却发现南弦未央已经不见踪影。

 她气鼓鼓地把南弦未央的枕头扔在了地上,然后再次倒头睡觉。

 该死的南弦未央,还真的去和女儿睡了?!有本事等我坐完月子你也别来找我一起睡!

 于是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南弦未央就真的没有和百里若晞睡在一张床上,而百里若晞也乐得自在,没有了南弦未央的骚扰,她的小日子照样过得潇洒。

 百里若晞现在每天抱着孩子,逗逗她,还有慕辰在这里陪着她,至于南弦未央,他忙着处理朝中的事情呢,虽然每天按时回来陪老婆孩子吃饭什么的,但是大部分时间还是花费在政务上。

 “母后,妹妹怎么这么小啊?不是应该和慕辰一样大吗?”南弦慕辰天真地问道。

 “妹妹会慢慢长大,再过几年,妹妹就会和现在的你一样大了。”百里若晞现在还不能下床,所以南弦慕辰就坐在床边,而她的手里抱着的正是凤羽最受宠爱的小公主。

 “母后,儿臣能不能抱抱妹妹?”南弦慕辰一脸期盼地看着百里若晞问道。

 “好啊,不过你要小心点哦,倾城很脆弱的。”百里若晞叮嘱道。

 “妹妹的名字就是倾城吗?真好听!”南弦慕辰开心地说道,然后从百里若晞的手上,小心翼翼地接过南弦倾城,紧紧地抱在怀里。

 南弦倾城感受到了和自己娘亲不一样的气息,于是便睁开了眼睛,一双黑不溜秋的大眼睛,完全遗传了百里若晞。

 “母后,倾城睁开眼睛了!”南弦慕辰激动地说道,脸上写着兴奋两个字。

 “倾城,我是皇兄,以后就由我来保护你了。”南弦慕辰郑重地承诺道,一如当初的百里日晞对百里若晞一般。

 南弦倾城好像听懂了南弦慕辰的话一般,咧开嘴笑得十分灿烂。

 “慕辰,倾城很喜欢你。”百里若晞笑道。

 “母后,儿臣也好喜欢倾城,儿臣要把我的所有东西都给倾城!”南弦慕辰兴奋地说道。

 “你有的,父皇和母后都会给倾城的,你以后只要好好保护倾城就可以了,知道吗?”百里若晞再一次叮嘱道。

 “嗯嗯,知道了,儿臣会好好保护倾城的。”南弦慕辰连忙点头道。

 “嗯,乖,去做功课吧,做完功课再来母后这儿。”百里若晞慈爱地摸了摸南弦慕辰的脑袋说道。

 南弦慕辰有些不舍地把南弦倾城还给了百里若晞,然后再离开了寝殿。

 百里若晞又觉得困意上来了,便让人把南弦倾城抱下去好好照顾了,然后自己便闭上眼睛休息了。

 等到百里若晞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南弦未央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小晞儿,你醒了。”南弦未央一脸柔情地看着百里若晞道,可是百里若晞现在貌似根本就不吃这一套,继续闭上眼睛睡觉。

 南弦未央觉得自己很憋屈,貌似他并没有惹她生气吧,她逗冷落了他多少天了?一天?两天?整整一个月了好不好?!他快疯了。

 好歹也让他死得明白一点儿,不是吗?

 “小晞儿,你别睡了,我们好好聊聊天。”南弦未央摇了摇百里若晞的手臂说道。

 百里若晞刚刚有睡着的迹象,结果被南弦未央这么一摇,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而百里若晞没睡好的结果就是:起床气特别大。

 “哎呀,南弦未央你讨厌死了,不要吵我睡觉!”百里若晞愤愤地看着南弦未央说道。

 “小晞儿,是不是我哪里惹你不开心了,你告诉我,我改还不行吗?”南弦未央可怜兮兮地说道。

 “没有。”百里若晞冷冷地说道,然后继续躺下去。

 “那你为什么不理我?已经整整一个月了,你都一直在忽视我。”南弦未央特委屈。

 “我没有,你想多了。”百里若晞依旧一副冷淡的样子回答道。

 “你骗人,你每次一说谎眼睛就不敢看我。”南弦未央十分笃定地说道。

 “我说了没有就没有,南弦未央你烦不烦啊。”百里若晞终于发飙了,他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吗?

 “你说谎的时候就会这样突然大声地说话,这证明你心虚。”南弦未央的一双眼睛仿佛能够透过百里若晞的身子直击她的心脏。

 “南弦未央,你真的好烦啊,就不能让我好好睡觉吗?”百里若晞直接坐起身,一个枕头朝南弦未央砸了过去。

 南弦未央一脸懵圈,脾气咋就这么大呢?真的是被惯坏了。

 “你先告诉我为什么这么多天不理我。”南弦未央坚持道。

 “因为我嫌你烦,讨厌你,不爱你了,这个理由足够了吗?”百里若晞一怒之下就说出了这些话,不经过大脑。

 南弦未央愣住了,然后又勾唇一笑,朝百里若晞扑了过去。

 “南弦未央你干嘛,放开我,我现在正在和你冷战呢!”百里若晞气鼓鼓地说道,用力睁大了眼睛瞪南弦未央。

 “我可没同意要和你冷战,就算之前我们在冷战,那么我现在投降,休战可不可以?”南弦未央十分无赖地说道。

 “哪有你这样的,我可没说要休战,放开我--”百里若晞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没想真的让南弦未央松手。

 “虽然说女人矫情一点比较可爱,但是,过头了就不可爱了。”南弦未央捏住了百里若晞的鼻子说道。

 “你说谁矫情了?大坏蛋!”百里若晞骂道。

 “还说不矫情,你啊,那点小心思我还会不懂吗?”南弦未央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

 “好啊,那你说说我哪些小心思,说不出来晚上你就给我跪在未央宫门口跪一个晚上!”百里若晞一点也不留情地说道。

 “小晞儿,你的心未免也太狠了,换成是我,宁愿去死也不愿意让你跪在地上的。”南弦未央一脸伤心地看着百里若晞说道。

 “好啊,那你去死,省得在这里碍我的眼。”百里若晞闷闷地说道。

 “我觉得还是不去死了,毕竟,如果我死了,某个傻女人肯定会哭死的,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在世上,要等到她百年之后我才敢死。”南弦未央深情款款地说道。

 就这么一瞬间,百里若晞心里的那点醋意还有火都没了,只剩下了感动。

 “你才傻呢。”百里若晞忍不住娇嗔道。

 “我可没说你,是你自己主动承认的。”南弦未央嬉皮笑脸地说道。

 百里若晞用力锤了锤南弦未央的胸口来泄愤。

 “救命啊,皇后娘娘要谋杀亲夫了--”南弦未央假意嚎了两声,把百里若晞给逗笑了。

 看到百里若晞笑了,南弦未央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唉,这矫情的女人最难哄了,不过,谁让他爱死了她这样又作又矫情的模样呢?多了一点闺-房-乐-趣也不错嘛。

 “现在,总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久不理我了吧?”南弦未央旧事重提道。

 “哼,你不是说很清楚我心里的那点小心思吗?那你就自己慢慢猜吧,我才不告诉你。”百里若晞又开始矫情了。

 “小晞儿,你知道我现在非常想干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吗?”南弦未央突然很认真地问百里若晞道。

 “我一点也不想知道。”百里若晞反套路地说道。

 “我在想,要不是你身子不方便,我肯定会狠狠地把你压在身下教训一顿,省得你这么口是心非。”南弦未央贴着百里若晞的耳朵说道,带着一丝别样的魅惑感。

 “老-流-氓!”百里若晞咒骂道。

 “你不就喜欢我这样吗?小晞儿,你越来越口是心非了。”南弦未央笃定地看着百里若晞说道。

 “哼。”百里若晞被南弦未央说得没话说了,只能哼了一声。

 一个长吻过后,百里若晞无力地瘫软在南弦未央的怀里,两个人紧紧贴着。

 “别动,再动就办了你。”

 南弦未央恶狠狠地威胁道。

 虽然百里若晞知道他是不会对自己怎么样的,但是还是乖乖地躺在南弦未央的怀里一动不动的。

 “我都这样了,你还能有反应,真是。。”百里若晞忍不住嘴碎道。

 “说什么?我想等你身子结束之后,我可以好好让你体验一下这两个字怎么写。”南弦未央邪魅地笑道。

 百里若晞被堵得说不出话来,所以干脆闭嘴了。

 渐渐的,百里若晞感觉到身下的威胁解除了,便一把推开了南弦未央。

 南弦未央皱着眉看着百里若晞,这女人,又怎么了?刚才还不是好好的吗?

 “小晞儿,宝贝,大宝贝……”南弦未央变着法地喊百里若晞道。

 百里若晞直接翻了一个白眼。

 “别跟叫魂似的,清明节快到了,我怕。”百里若晞没好气地说道。

 南弦未央再一次缠了上来。

 “小晞儿,你就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不理我好不好?”南弦未央撒娇道,拽着百里若晞的手臂不放手。

 “不好。”百里若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你要是不说我就亲你了,知道你告诉我为止!”南弦未央说罢便要动嘴,百里若晞真真是拿他没办法了。

 “南弦未央,你怎么这么无赖!”百里若晞不满地看着南弦未央说道。

 “小晞儿,这都是和你学的。”南弦未央笑呵呵地说道,百里若晞一时语噎。

 “好啦好啦,告诉你。”百里若晞总算是妥协了。

 “快说!”南弦未央迫不及待地说道。

 “其实为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我只是觉得你喜欢倾城超过了喜欢我,有点小吃醋而已。”百里若晞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小吃醋?这可不小了,已经一个月没理他了,如果是大吃醋,那还不要老死不相往来啊。

 “小晞儿,我记得我和你说过,我最爱的人是你。”南弦未央无奈地说道。

 “哼,谁知道呢。”百里若晞小声嘀咕道。

 “你个小没良心的,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还不清楚吗?”南弦未央点了点百里若晞的额头问道,真的是要被这个蠢女人给气死了。

 “好啊,那我问你,如果我和倾城掉进水里了,你先救谁?”

 “小晞儿,你觉得这个问题有必要回答吗?”南弦未央挑眉,玩味地看着百里若晞道。

 “怎么就没必要了?我必须要听你回答!”百里若晞特别霸道地说道。

 “好吧,我选择救倾城。”南弦未央特别无奈地说道。

 百里若晞听到南弦未央的答案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呜呜,我就知道,你不爱我了,你现在只爱倾城一个人……”百里若晞说哭就哭,一点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百里若晞。

 “小晞儿,你先听我解释完了再哭行不?”南弦未央很是无奈地说道。

 “好啊,你解释,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解释!”百里若晞气鼓鼓地说道,已经认定了南弦未央是负心汉就是了。

 “你和倾城都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女子,当你们两个人同时遇到危险的时候,我肯定先救倾城,因为我知道,她不仅是我的宝贝,也是你的宝贝,如果我救完倾城之后你还活着就救你,如果你死了,我就跳下去陪你一起死。”南弦未央无比认真地说道,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味。

 百里若晞愣住了,然后又咧开嘴笑了,再然后就扑倒了南弦未央,在他脸上亲了好几口。

 “真是个傻丫头。”南弦未央宠溺地摸了摸百里若晞的脑袋说道。

 “对啊对啊,我就是傻,可是你就是喜欢我这么傻的女人。”百里若晞十分开心地说道。

 “怎么,不吃醋了?”南弦未央忍不住打趣道。

 “哼,我是那种爱吃醋的女人吗?谁说我吃醋了,我才没有。”百里若晞理直气壮地说道。

 “是是是,你没有,你没有吃醋,吃醋的人是我,这样总可以了吧。”南弦未央很是纵容地说道,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呢。

 “为了奖励了,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百里若晞突然凑上前去,贴着南弦未央的耳朵说道。

 “什么好消息?”南弦未央问道。

 “我身子已经干净了,所以,晚上,你可以回房睡了。”百里若晞小声地说道,带着一丝羞怯。

 “真的?”南弦未央整双眸子都亮了起来!

 百里若晞害羞地点了点头,南弦未央激动地就压了上去。

 “喂喂喂,现在还是白天呢!”百里若晞忍不住娇嗔道,怎么这么猴急?

 “小晞儿,我已经忍了那么久了,再忍下去我就要爆炸了。”南弦未央沙哑着嗓音说道。

 “可是,我还没有洗澡,身上有点脏。”百里若晞有些难为情地说道。

 南弦未央勾唇一笑,“我这就让人抬热水进来,然后我们一起洗澡如何?嗯?”南弦未央一个“嗯”字,勾得百里若晞心痒痒的,丝毫没有犹豫地点了点头。

 很快,宫女们就把热水桶抬了进来,南弦未央把所有人都赶走了。

 接下来的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两个人缠绵了好久好久,彼此都舍不得放开,门外守着的宫女们听到了屋内传来的喘息声,都害羞地低下了头。

 他们的幸福故事还在继续,每个人都会收获属于自己的简单小幸福。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