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剽悍人生从村长开始 > 第一百六十章 诛韩章
  “咚咚咚……”

  战鼓声响彻天际。

  密密麻麻的士兵仿佛潮水般涌了过来,举目望去一眼看不见边际。数之不尽的方阵,迈着整齐的脚步,逐渐加快了速度。

  “敌袭”

  “敌袭”

  声音在正前方响起。

  一座巨大的营地上出现惊呼声。

  正在中军大帐内的李云听着示警声随即带着众将以及亲卫往营地的防御阵地跑去,紧接着便是数之不尽的刀兵相交之声。只见密密麻麻的韩章所部士兵,仿佛蚂蚁般攀爬简易的土墙,在雪地中留下一道又一道深浅不一的脚印。

  “杀”

  “杀”

  不用人吩咐。

  一名名亲卫以及麾下的羌人士兵便在将领们的带领下,匆忙组建防线抵御涌来的敌人。

  李云登上女墙看着前方的战况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紧接着好似想到了什么,于是露出释然的神色。他们发现了吗?本以为韩章会挥军回援,先灭了戈昌和申不二所部。

  想不到他们居然反其道而行,打算吞了自己,在携大胜之势夺回敦煌城。

  只是自己是这么好被吞的吗?

  念头在脑海中泛起。

  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脚步声。

  “长史”

  “长史”

  鲜于父子带着一众鲜于部落的将领急冲冲的跑了过来,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想到刚刚接到的消息,以及眼前几乎疯狂的韩章所部将士,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在长史驰援自己之前,就已经分兵跋山涉水,在雪地中奔袭敦煌城。

  而且还夺下了此城。

  如若不然也就无法解释韩章所部为何会突然发疯一事。

  “族长既然来了,那便协助我军组织防线,抵御韩章所部”

  “诺”

  鲜于丰和鲜于宏图暴呵。

  随后一挥手,带着身后的鲜于部落将领往高台下面走去。服了、对于这位长史真的服了。想不到在这短短的几天之内,居然让局势发生了逆转,这若是放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族长令”

  “杀”

  “杀”

  声音此起彼伏。

  一名名鲜于部落之人,纷纷拿起手中的武器,跨过寨门杀了过去。仿佛洪流般狠狠的撞向正前方,紧接着就是更加密集的刀兵之声。本来部落已经残破,是长史率军解决了危机。同时又下令鲜于部落派遣兵马一路向西,收拢了不少的零散牧人。

  依靠我鲜于部落的信誉以及实力,把他们尽数带到营地中。

  如此一来本来实力损失惨重的部落,却重新焕发了新生。虽然这些新加入的人归属长史,但也大多交由我鲜于部落统率。

  面对这样的长史,如何不感恩戴德?

  正在冲杀的鲜于宏图想着,看着浩浩荡荡数百青壮,心中浮现出一股豪气。哪怕明知自己只是暂时的将领,但也看到了另一条壮大部落之路。

  “主公”

  站在高台上的元隐,对着李云喊了一声,目光也从鲜于部落将士的上面移了过来。

  双目中泛起一丝隐忧。

  “鲜于部落统率零散牧人不可持久,如若不然恐怕会出现祸端”

  “嗯”

  李云应了一声。

  元隐担心的事情自己何尝不知。

  只是有时候手头缺少真正能办事情的人,而鲜于部落显然就是最佳的人选。身为敦煌郡内规模较大的部落,本来就有着一定的信誉以及威信。在现如今的情况下,除了他们有资格收拢零散的牧人之外。纵然是自己,也无法让其效力。

  毕竟编练成军队是要时间的,而韩章恰恰不可能给我军腾挪的时间,因为这对他来说就是死亡。

  至于许些隐患。

  到时候分而化之就好。

  “敦煌城急报”

  声音在耳边响起。

  一名亲卫急冲冲的走了过来,把手中的竹简,恭恭敬敬的递给李云。

  伸手接过竹简,目光在上面环视着,随后心中大定。目光环视众亲卫以及下方交战的将士们,高声下达军令说。

  “诸将何在?”

  “在”

  身边众亲卫将领暴呵。

  李云身上的豪气变得浓厚了几分。

  “全军出击”

  “让韩章见识下我军的军威”

  “诺”

  众亲卫将领躬身领命。

  随后仿佛潮水般往下面走去。

  “咚咚咚……”

  密集的战鼓声在后方响起,营地大门轰然大开,一队队亲卫带着羌人士兵骑着战马狠狠的撞了过去。所过之处人仰马翻,一名名韩章所部的士兵纷纷倒在了血泊之中。

  面对突然出现的猛攻,韩章不由得有些发懵。

  自己的兵力远远多于西域长史和鲜于部落的联军,面对猛烈的攻击不仅没有防守,反而主动出击又是为何?难道自己算漏了什么?亦或者……

  念头落下心中浮现出不祥之感,好似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狠狠一咬牙,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杀”

  “杀”

  既然守军都敢在劣势的情况下主动出击,自己又有何惧之?

  想到此处握紧手中的大刀,带着身后众将士仿佛潮水般浩浩荡荡的涌了过去。

  “杀”

  “杀”

  喊杀声响彻天际。

  韩章所部齐齐出动带着不可阻挡的气势,狠狠的撞了过来。

  “踏踏踏”

  就在此时从后方传来一道惊雷之声,韩章猛然一惊,慌忙往声音响起的地方看去。只见旗帜迎风招展,其下则是遮天蔽日的洪流。敌兵?难怪西域长史敢在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主动来攻,原来他们的援军已经赶至。

  而且从方向来看,应该来至于敦煌城。

  敦煌城?

  他们不是才刚刚夺下敦煌城吗?

  难道他们没有修整,一路星夜疾驰而来,这才……

  “撤”

  “撤”

  韩章大喝。

  然而却已经迟了。

  双方早已战成一团如何能轻易撤离,而且李云下令全军出击,为的就是拖住他们。故此韩章所部将士,无法撤离也无从撤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从后方逐渐逼近的铁蹄,浮现出无力之感。

  鲜血染红了大地。

  随着戈昌所部抵达,一名名韩章所部的将士纷纷倒在了血泊之中,把白茫茫的世界涂上了色彩。而韩章也在此战中身亡,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当最后一名韩章所部将士放下兵刃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归于平静只有满地的尸首以及飘扬的旗帜宣示着他们曾经的痕迹。

  李云看着眼前的场景无悲无喜,因为见的次数太多,早已失去了任何感慨的念头。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其埋葬,并且加快发展的速度,如若不然下一次倒下的也许就是卧牛村以及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