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妃常猥琐 > 第三百零五章 你要让我守寡啊(大结局)
 柳灵儿恍然睁开眼,一道明亮的光线刺得她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vodtw许久,才缓缓的睁大了双眼。入眼,竟是一个浑身白毛的猿猴蹲在自己跟前,此时它正用那双黑乎乎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柳灵儿。

 只是它离柳灵儿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近到柳灵儿都能闻到他大鼻孔呼出的热气。

 不得不说,柳灵儿当时就被吓到了,她记得自己应该是坠崖才对,本应该死了才对,怎么睁开眼看见的却一只白毛猿猴。当场没有再吓晕过去,已经算是柳灵儿心灵够强大了。

 但饶是如此,柳灵儿也被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便要往后缩着身子,可是身子一动,便觉得全身骨头如同散架一般,到处都是钻心的疼。

 柳灵儿没忍住,呀的呼了一声然后,嘶嘶的抽着冷气。便在此时,柳灵儿所在的木屋门被推开,一道身影快的走了过来,人未至声先到:“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小白,快从姑娘的床上下来,像什么话!”

 那只白毛猿猴吱吱叫了几声,而后很是不情愿的从床上跳下来,柳灵儿顺着声音,一下子就发现了一个漂亮女子,虽然全身衣服很是破旧,但依旧遮盖不住自身的美丽,身材婀娜,乌发如云垂于腰间,两眼很是明亮。

 此时她微微带点怒气的斥责白毛猿猴,粉面含煞的模样看起来格外动人,可不知怎么的,柳灵儿就觉得这女人为啥看着这样熟!难不成以前在哪里见过她?

 撇开脑想的乱七八糟,柳灵儿忍着疼支起身子:“是夫人您把我救回来的吧!我叫柳灵儿,夫人可以叫我灵儿,这次还要多谢夫人的救命之恩!”

 那漂亮女人三两步走过来,扶住柳灵儿,把一碗汤药递了过来:“说什么救不救的,我叫木三娘,叫我三娘就好了。说来你还是小白救回来的,那天它在湖边戏水,咚的一下你从崖山砸了下来,它便立马潜进水把你捞了上来,只是你似乎受了点伤,一直昏迷了一天一夜,刚刚才醒来呢!”

 原来是这样,柳灵儿接过汤药碗,却没有先喝,而是偏过头看了一下白毛猿猴,也就是漂亮女人口的小白。小白此时对着柳灵儿咧了咧嘴,很是搞怪的挖了一下鼻孔。

 柳灵儿当场就有点无语,好在自己还没喝汤,这要是边喝边看,保不准一下子就喷出来了。

 从小白那里收回视线,一口药汤下去,柳灵儿苦的肠子都打结了,咧着嘴:“三娘,这是什么药?为什么这般苦?”

 只见三娘淡淡的笑了笑:“这是我知道的一味安胎的偏方,喝下去尤其是对你这样的有很多好处的,看你也是福大命大之人,只是、、、唉!以后只怕陪着我还有小白一起住在这一线天的崖底了。”

 木三娘从腰间摸出一柄匕首,给柳灵儿削起了水果,崖底食物不多,果腹更多的是小白采来的果子。

 看到那匕首的一刹那,柳灵儿几乎是脱口而出:“三星匕首,你和楚生是什么关系?”

 木三娘在听到楚生这二字时,当时背部便僵硬了下来,手的匕首也顿住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木三娘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楚生,他是我夫君,他还好么!小生呢!灵儿可看见过我的小生?”

 每问一句,木三娘的声音便颤抖一下,唯恐从柳灵儿口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时隔六年,自己从第二人口听到自己夫君的消息,她的内心是即忐忑又激动。

 而柳灵儿却不得不感叹命运的神奇,数月前自己救了楚生和楚小生,而今天自己坠崖,照顾自己的竟是楚生的妻子,楚小生的娘亲。似乎冥冥有一只手,一直在推动着这一切。

 “嗯!他们都很好,而且在我掉下来之前,我还见过他哦!”木三娘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六年了,原来楚生还有离自己这般近的时候,可惜自己在这崖底,终将无法与他相会。

 一线天之所以叫一线天,那是悬崖的崖壁几乎有九十度,而且崖壁光滑,甚少有攀爬之物,就是善于攀爬的猿猴,估计也是上不去的,小白就曾爬过,没爬到一百米就落了下来。

 看着木三娘黯然的表情,柳灵儿握住她的手,安慰道:“只要我们好好活着,会相见的不是吗!”

 嘴安慰,可是柳灵儿心却是底气不足。不过她那洒脱的性子,根本不会让她怨天尤人,然后把自己弄得像个怨妇一般。

 就这样,柳灵儿安心的在一线天的崖底养伤安胎,感受着肚小生命一天天的成长,不知不觉柳灵儿的肚子也想吹气球一样大了起来。

 崖底无岁月,柳灵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虽然偶感无聊,可有木三娘和小白陪伴,生活的还算恬静。

 不同于崖底的安静,东楚国的帝都那是格外的热闹,自从柳灵儿坠入崖底,百里贤就彻底的暴走了。他没有第一时间回帝都,而是带着胡里去深山请出了胡不归胡老将军,直到百里贤领着大队军马兵围帝都,百里海是彻底的慌了神了。

 这是他才知道自己做了多么蠢的事情,原来百里贤不是那样好欺负的,若是自己知道这般结局,或许就不会那样对他步步紧逼了。

 可惜时光不能倒流,现在他只能硬着头皮,指挥着皇宫的禁卫军与百里贤周旋,并召回在各地的驻军。帝都的城墙坚固高耸,说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一点不夸张,想正面攻进去,难!

 而百里贤只是围城,他要困死百里海,当然在围城后,他还有诸多事情要处理。于是帝都,柳灵儿的老爹柳大将军的家眷神秘的在帝都消失,蒸蒸日上的流水居暂停了营业。

 最最重要的便是有一股势力如同春笋般迅的崛起,那就是天法组织。这简直就是朝**朝臣的噩梦,无数的贪官横尸家,而家里都会留下几个字,天法组织。

 一时间天法组织如日天,而且天法组织与正月组织简直就是宿敌,见一个正月组织的便会立马杀死,正月组织可是自己手上的最后一张底牌,这也让百里海彻底的慌了神。

 一年后,金碧辉煌的宫殿,一身华服的皇后楚月儿跪在了太后的寝宫前,这一跪就是一个时辰。直到太后楚魅儿把她扶起来:“哎!都是身怀六甲的人了,还这样折腾,为了那个男人,值得这样吗?”

 楚月儿轻咬了一下嘴唇,即使百里海有万般不好,可是自己对他的爱不会变,如果不是爱到深处,她会想着各种法子来博一个机会。她不想自己的孩子出生就没有爹,她只想安安稳稳的与百里海过完这一生,这有错吗?

 看着楚月儿执着的眼神,楚魅儿叹了一口气,低声说了一句:“跟我来吧!”从楚魅儿的宫回来,楚月儿捏紧了手的一封书信和一粒药丸,眼满含着坚决。

 深夜,百里贤的城外大帐进来了一个人,百里贤看着楚月儿,淡漠的开口:“皇后,你来做什么,是替百里海求降,还是替他求情!”

 楚月儿把身上背着的人放了下来,冷冷的说道:“贤王,那些都不是,我只要你给阿海留个全尸。”

 说完俯下身子,把百里海头上巨大的衣帽放了下来,抚摸了一下百里海苍白的脸庞,楚月儿眼滴答滴答落下了泪水。

 百里贤上前一步摸上百里海的颈部,发现他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百里贤突然觉得全身没有了斗志,转过身对着楚月儿挥了挥手:“你走吧!以后别出现在我眼前。”

 楚月儿心悬起的大石头这才落了下来,太后给的假死丸果真有效,贤王没有发现其的猫腻。把楚月儿的那封信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楚月儿背起百里海,身子没入了夜幕之。

 三天后百里贤登基,又一月后传位于回到东楚的百里豪,然后消失在了帝都之。

 一年多的时间,柳灵儿在崖底成功的诞下一个孩子,是个男婴,崖底的条件设施不算好,过程有点凶险,好在木三娘有点经验,最后总算是化险为夷。

 她给孩子取名为百里缘,寓意为自己与百里贤的一场时空间难得的缘分。这天她抱着小缘儿晒太阳,小白突然跳过来拿出一个海螺逗小缘儿。看见这个海螺,柳灵儿突然就怔住了,这不是徐福给自己的海螺吗?貌似一年前自己坠崖时从身上丢了,难不成今天被小白捡到了。

 记得见徐福那次,他说只要吹响这个海螺,无论天涯海角,他都能赶到身边。对于那样的非人类,柳灵儿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但现在也只能试一试了,海螺的声音吹起来不算大,就连传出百米都不一定。最后柳灵儿也觉得不大可能,是自己太异想天开了。

 可偏偏在她懊恼转身的一瞬间,一道久违的声音响了起来:“嘿嘿,我还以为你今生都不会用我的海螺,没想到这才两年的时间,我们又见面了,我靠!你这是连孩子都有了,牛掰!”

 柳灵儿上下打量着如同孩童的徐福,心满是不解:“你这是怎么下来?能把我们送上去吗?”

 徐福得意的说道:“没问题,太简单了,纯当照顾一下马铃儿的后人吧!”

 木三娘站在一线天的悬崖上,看着一线天飘渺的云雾,依旧还处在云里雾,这就上来了,那个一阵风来一阵风去的小人儿这般厉害,简直超脱了世间万物的理解。

 柳灵儿笑盈盈的把手在木三娘面前招了招:“嘿!别看了,人已经不知道走到哪里了,不如我现在带你去找你夫君吧!”

 没走出十几米,却见官道上挤满了人,柳灵儿顿时睁大了眼睛,这是怎么回事,啥时来的这么多人,不科学啊!

 拉住一个人,简单几句话,柳灵儿这才知道了,原来是皇上要跳崖!这真是忒稀奇了,百里海活的好好地来跳崖,吃饱了撑了,可当听见那个跳崖的是百里贤,柳灵儿顿时就不淡定了。

 把小缘儿塞给了木三娘,柳灵儿拨开了人群,走到了一线天的悬崖边,果然看见就在一年前自己坠落的地方站着一个人,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不由得一阵来气,看百里贤那傻货还真要跳下去的样子,而铁乌拉银乌拉却不敢上前,又好气又好笑。

 数步走到跟前,柳灵儿插起腰手指着百里贤喊道:“百里贤,你这个混蛋,你是要让我守寡吗?”

 一语惊醒了还在悬崖边思念的人,百里贤转过身,胡须拉碴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惊喜,几乎是狂风飘过,柳灵儿一下子就落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是你,真的是你,灵儿,以后不要再离开我了!”

 柳灵儿温柔的抚摸着百里贤宽厚的臂膀,嘴哽咽的说道:“好啊!”

 (全完)